草莓app色版无病毒

() 时间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它能让一切变质腐朽消亡,它也能让一切从无到有直至兴盛,它更能让沧海变桑田,群山化为谷地,没什么东西能在它的面前保持不变。

也没什么东西能够阻止时间汹涌向前,世界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去而停止运转。

凯的消失,并没有让一切停滞不前。世界在继续,人和事也在继续。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一切发生的事都变成了传说,而传说在时间面前也显得无比的苍白无力,传说会根据时代的不同,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比如亚瑟变成了亚瑟王,然后变成了在整个世界都闻名的传说故事,只是时代的背景却变了,原本是地道的凯尔特人传说在基督教传到大不列颠之后,却变成了一个典型的基督教故事。

其中的人物关系发生了极大的改变,比如亚瑟的舅舅特里斯坦,在之后的传说中变成了圆桌骑士的一员。在比如亚瑟王的身世,在传说中,亚瑟变成了一个野孩子,他从出生就被梅林抱走,交给了凯的父亲埃克特爵士收养。然后有出现了什么石中剑,拔出剑者为王之类的。

当然也有一些东西始终没变的,比如亚瑟王,依然雄才大略,结局凄惨,被自己的骑士给绿了,被自己的儿子捅死。

再比如凯,这位亚瑟王的义兄,在传说中的地位依然崇高,是他帮助亚瑟王稳定局面,坐稳王位,也是他击杀巨龙,救下了亚瑟王,最后还是他英勇战死,才让亚瑟王取得战争的胜利,统一英格兰。(这个是我编的,不能让凯在传说中太酱油)

总之,时间虽然保留了些东西,但依然将往事改的面目非。也许过不了多少年,亚瑟王就成了棉被王,还是个女的,甚至还有可能变成一个身材爆好的冷面御姐也说不定,谁知道呢?

值得庆幸的是,即使过去了无数年,至少他们并未被人遗忘。

……

时间来到了二十世纪初。

公主小妹写日记

人类最可悲的地方,在于他们不管怎么进化,都抵抗不了dna里的那些出厂设定。他们热爱创造,同时也热衷于破坏。永远处在发展之后进行自我毁灭的循环中。

到了如今也是。

19世纪末20年代初,世界空前的繁荣,蒸汽机的发明更是掀起了一场工业革命。

铁路把欧洲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人们从大西洋沿岸到伊斯坦布尔海峡只需要短短几天时间,距离不再是问题。只要敢于想象,万事似乎皆有可能。人们因为科技带来的便利而兴奋不已,未来是如此的光明美好,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人们并未意识到现实会那么残酷,直到1914年夏天。

1914年6月28日(塞尔维亚国庆),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视察时,被塞尔维亚青年加夫里若普林西普枪杀。

然后战争开始了。

在此之前,谁也没想到,一位王储的死亡,会让整个世界被拖入一场巨大的灾难。要知道在开战之前,几个主要交战国的统治者都是亲戚,很多人都以为这一次王储被刺事件,会以各国调解谈判结束,可惜……事与愿违。

同年7月28日,奥匈帝国在德国的支持下,以萨拉热窝事件为借口,向塞尔维亚宣战。紧接着,俄国对奥匈宣战。德国也立即向俄国宣战,然后协约国与同盟国两大军事集团开战。

战争的开始就出乎所有人预料,过程更是,没人会想到战争会打的如此惨烈,如此漫长。

1914年战争爆发,在这一年里德军根据战前制定的施里芬计划,首先在西线发动大规模的进攻,由于马恩河等战役中英、法、比三**队的奋力抵抗和俄军在东线的进攻,致使德军速战速决的计划破产。

西线作战的双方修筑战壕,长期对峙,转入阵地战。

之后是的两年中,参战双方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各国本身的预期,两大军事集团都开始寻求结束战争的办法。

1916年,德国首先开启了破局计划。在这一年埃里希冯鲁登道夫被德皇威廉二世第一军需总监这个职务相当于副总参谋长,同年晋升步兵上将。

而暗地里,鲁登道夫实际上领导者一只秘密部队,一只生化部队,一心想用生化武器扭转德军被动的战争局面。

同年,这一年里出现了三次大型的陆上战役,即西线的“凡尔登战役”、“索姆河战役”和东线俄军的夏季攻势(布鲁西洛夫攻势),在海上,日德兰海战后,英国仍然牢牢控制着制海权。

这一年,也被战争双方看作决定性的一年。

也是在这样的舞台上,鲁登道夫和他的毒蛇走向了所有人的视野。

各种可怕的生化武器开始在战争中逞威,协约国损失惨重。如果仅仅是这样,协约国还算抗的住,毕竟生化武器虽然厉害,但还起不到决定性作用,了不起多准备点防毒面具。真正让协约国感到棘手的是,鲁登道夫率领的那只特种小队,他们来无影去无踪,每次出现在战场,都会以风卷残云的姿态将敌人杀光。

根据前线士兵的报告,他们称呼这些人为恶魔,他们不拍枪弹,行动迅捷隐秘,甚至还有士兵声称看到他们吸食敌人的鲜血。

总而言之影响非常坏,当然更坏的是,直到1916年7月份,整整半年,协约国对他们一筹莫展,他们一次都没能俘虏过这些特种作战队员,甚至连尸体都没有。

不过这个情况到了十月初得到了改善,一位美国间谍史蒂夫特雷弗的帮助协约国带回来了一名超级战士戴安娜普林斯。前线的战士更喜欢称呼她为神奇女侠!

从7月份她加入协约国阵营,到9月份,她和一支英国特种部队一起和鲁登道夫的毒蛇特种部队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争锋相对,从战绩上来讲应该算是戴安娜女士占优。

不过在9月下旬的时候,史蒂夫和戴安娜接到了协约国联合指挥部的命令秘密退回到了大不列颠岛。根据他们的联系人,英**情六处长官帕特里克爵士的提示,他们将执行一项由王室亲自下达的秘密任务。

任务内容绝对机密,连他这个军情六处长官都没有资格知晓。他只负责将他们带到王室教师道尔顿牧师的住处,其他的他一概不知,甚至被要求忘记这项任务的所有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