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是香蕉直播

“对了,你小子不在家里抱小侄儿,没事出来瞎溜达什么?”

程咬金自知理亏,急忙转移话题,刚好他们三人约了去席家贺喜,不想半路碰到了席云飞。

席云飞闻言,眼珠子一转,总不能说自己是去看大哥私会小三的吧。

顿了顿,说道:“这不是看铁路快修好了吗,打算去格物坊看看。”

程咬金三人一听铁路快修好了,也是来了兴致,好奇问道:“这么说,很快就可以通车了?”

席云飞嗯了一声,将自己打算三日后内部试运行的事情说了。

程咬金三人相视一眼,暗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铁路试运行这么重要的时刻,他们当然要亲自到场见证。

几个大老爷们就这么站在街上聊天的时候。

不远处的如家客栈。

席君买哭丧着一张脸,唯唯诺诺的跟在韦天真身后走了出来。

韦天真一副奸计得逞的得意表情,回头看向席君买,道:“走,带我去所有好玩的地方玩。”

席君买重重叹了口气,要不是怕韦天真到家里闹事儿,他是真的懒得理会这个调皮的小丫头。

窈窕淑女落地窗前展倩影美艳清纯

“你想先去哪里?”

“当然是最好玩的地方啦。”

席君买想了想,眼里闪过一丝喜色,接着面无表情的微微颔首,表示有了目的地。

这时,一辆观光车刚好经过,席君买上前一步,招了招手,那观光车慢慢停了下来。

“上车吧,先带你去桃林。”

韦天真见到观光车,大大的眼睛自然放光,刚要学着席君买登上车,听到他说桃林,绣眉不自觉蹙起,摇了摇头,道:“不去,长安又不是没有桃林,能有什么好看的?!”

席君买愣了愣,歉意的示意司机稍等,大手一抓,直接把韦天真提上了车。

韦天真没想到席君买这么直接,而且这么大胆,惊叫一声,人已经坐在席君买身旁的座位上。

好在,观光车是要出城的,车上坐的人不多,只有几个早上进城的老人家,哪怕见了此情此景,也最多是抬了抬头,接着便靠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

韦天真羞得脸红脖子粗,恶狠狠的瞪着席君买,见他油盐不进,心中不免觉得委屈,自己好歹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面前这个坏人怎么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呢。

看看,手臂都被抓疼了,这家伙还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也不知道关心关心自己。

“哼,反正我不去桃林,别以为我不知道朔方哪里好玩,我已经问过了,最好玩的地方是定军坊的靶场,然后是花楼……”

席君买闻言,眉心微蹙,沉声质问道:“谁跟你说的定军坊可以随便进出的?”

韦天真不明所以,抚摸着被抓疼的胳膊,心中好不委屈,本想席君买来安慰自己,却不料等来的却是一声居高临下的质问,眼睛一红,啪嗒啪嗒,泪珠子便掉了下来。

“傻大个,你又凶我!”

韦天真本就生就一副惹人怜爱的愁顿面孔,平时不哭的时候,看到眉角的泪痣就够让人心疼的了,这真哭起来,就愈发的不可收拾,简直椎心饮泣,让人凭白自责起来。

席君买本想告诉她,定军坊是机密之地,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

可是,见她哭得伤心,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

傻乎乎的看着韦天真趴在椅背上抽泣,声音哽咽,长发披散露出一抹蝤蛴后颈,一颤一颤的。

喉结一阵耸动,席君买鬼使神差的败下阵来,回想起方才在客栈发生的事情,如今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丫头落泪,自己就生不出半点推诿拒绝的心思。

“好好好,就带你去靶场,就去靶场可以了吧!”

话音刚落,趴在椅背上抽泣的韦天真,豁的一下坐起,一脸欣喜的确认道:“当真?!”

“……我……”席君买知道,自己又一次被忽悠了。

“当真,当真,你想去就去吧,玩够了赶紧回长安去。”

“傻大个,你赶我走?”

“……我,我说你好好玩。”

“哼哼,你最好老实一点……”

···

···

“啊咧,二郎,我好像看到你大哥了!”

程咬金与席云飞并肩而行,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进攻突厥的前期准备。

程咬金一边说着筹备情况,一边四下张望,不想一辆观光车经过,恰好看到韦天真和席君买的身影。

席云飞闻言,顺着他指着的方向望去,隐隐约约看到玻璃窗户内,大哥那道熟悉的背影,跟一个女子坐在一起……

愣了愣,席云飞摇了摇头,道:“您老一定是看错了,我大哥在家陪我大嫂和孩子呢,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程咬金闻言,浓眉一挑,神情古怪的望着远去的观光车,嘀咕道:“是吗,可是……”

“好了,没什么可是的,走走走,先去格物坊一趟,一会儿我还要去看看铁路铺设的情况呢。”

听到铁路,程咬金才回过头来,激动的问道:“你方才说的那种铁轨探伤车,真的可以在铁道上行驶吗?”

席云飞瞄了一眼大哥的背影,嘴角微微扬起,听到程咬金的话后,含笑道:“一会儿您试试不就知道了,不行咱们今日就跑一趟白石城呗,顺便看看铁道沿途的风景。”

“哈哈哈,这敢情好……”

···

···

观光车上。

韦天真大眼睛里带着些许疑惑,看着席君买额头密布的细汗,问道:“傻大个,你很热吗?”

席君买扭头朝身后看去,接着回过头来,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摇了摇头,闷声道:“我没事儿。”

韦天真不信,扭头望去,恰好看到席云飞与程咬金勾肩搭背的画面。

“原来是他,你家郎君这么闲的吗,他身边那个人好像是卢国公……”

席君买心中升起一丝愧疚感,想了想,说道:“韦姑娘,要不你自己去玩吧,我,我忽然想起来,我家里还有点事情没处理。”

韦天真闻言一怔,眼睛瞬间布满水雾,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说道:“你,你说话不算话!”

席君买见状,懊恼的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闭上眼睛不去看她。

良久。

心中自我安慰道:算了,算了,就一天,过了今日,不管她是去家里闹,还是怎么样,我都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