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f2抖音app符号小说网

一众人来到客栈,客栈的老板见状,原本不打算接待,毕竟只是做生意而已,不想要招惹上是非。

然而颂兴学随手一块金子递过去后,老板的脸色顿时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立即把自己居住的上房给腾了出来。

另外吩咐人出去买酒买菜,煮茶烧水,亲力亲为的模样别提多热情了。

以至于其余人来了之后,老板连理都懒得理会一下。

开玩笑,这地方本来就偏僻,平时少有生意,如今突然来了这么大一笔买卖,干完了随手把客栈一买,拿着金子够回家颐养天年了。

“瞧见了么,关键时刻还是花钱管用!”颂兴学满脸得意的展开手上的扇子。

只见扇面上写着四个大字财可通神

哪知丁小乙撇他一记白眼:“论花钱,我认识的人里面,你还排不上号。”

颂兴学嘴角一抽,却也知道丁小乙身边时常跟着一行大佬。

别的不说,光是鬼财神,凭亿近人的廖财神,自己的确拍马都赶不上。

众人入住客栈后,为了防止晚上被人偷袭,丁小乙还是不顾大头倔强的眼神,直接把它收入灵能空间里去。

另外嘱咐贝兰他们晚上睡觉都小心点。

夏日绿色草坪上大眼睛俏皮少女

然而这一夜,却是出奇的平静。

本以为随手解决掉周启父,王宝这种蹭热度的小角色,其余人都收敛一点。

哪知道只等次日一早。

丁小乙等人还没起床,外面就传来一阵叫骂声。

“什么盗家,鸡鸣狗盗之辈也,依仗下九流的手段,拿走了和氏璧,居然也敢出来炫耀。”

“盗家,不过是偷蒙拐骗之辈,或是强取豪夺,有何脸面大摆于天下面前。”

“不错,此等贼子不除,若是日后人人仿照,岂不是乱了纲纪,坏了德行!”

被吵醒的马克洛夫把脑袋探出窗户一瞧,顿时精神一震,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好家伙……只见客栈外,密密麻麻的是人,不时还有各种虹光从空而落。

当中不少是昨日见过的面孔,更多的则是昨夜得到消息后,连夜赶来的。

当中还见到了周启父,只见他已然换上了崭新的衣服,整个人也洗的白白净净。

与昨日不同的是,今日的周启父,神情淡然,手持羽扇,站在人群中居然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这时候只听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喜声:“儒家的大儒,张翩先生!!”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远处天空上传来一阵爽朗的诵读声。

两匹白马脚下生云,似快似慢的步伐,轻拉着一架马车凌空而来。

马车上,站着两个小童,声音郎朗,正是在背诵论语:“子罕言利,与命与仁。”“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妙啊!”

众人听闻小童背诵的两段话后,顿时拍手鼓掌。

这两句话的意思,是孔子重仁德轻利益价值观的体现,君子与小人的区别在于,对仁义与利益的态度不同,君子舍身取义,小人见利忘义。

这番话显然不是小童无意背诵到的,此时此刻念诵出来,不正是指着鼻子骂丁小乙这种小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盗窃和氏璧,至天下而不顾!

“不愧是齐国大儒!仅是两篇文章,就已然令那盗贼小儿真容鄙陋,无所遁形!”

有大儒张翻先生为他们背书,顿时一行人喊的更欢了。

“这群苍蝇吃兴奋剂了么??”

丁小乙趴在窗口,见状不禁心里一阵骂街。

颂兴学则坐在床边,手上不知道何时多出一本张谷新作。

一时看得津津有味。

“谁让你火啊,昨天被你丢进猪圈的那家伙,今天在书里可谓是大出风头,正气凛然,不畏强权,哈哈哈,你看这一段,纵使满身猪粪赃物,却难遮心中三寸灵心!”

也不知道是张谷刻意而为,还是不小心忽略了,书里对于周启父心志不坚,误伤队友的事情完是一笔带过。

这下好了,有了这本书,周启父就等于镀上了一层黄金,金早买书的时候,还听说,各大学宫都对周启父夸赞不已,打算争抢着把人收为门下呢。

就连昨天一起商业互吹的那位王宝,尽管书中描述不多,但如今也捞了一个义勇之士的名号。

“你昨日把人家视为跳梁小丑,殊不知,今日人家就踩着你步步高升。”

颂兴学乐的哈哈大笑。

“有你这样的镀金池,谁不想来蹭两下。要知道,这个异域的规则,似乎是你名声越大,加持在身上的规则之力越强。”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这么大的名头,怎么不见有什么规则之力加持?”

丁小乙反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颂兴学挠挠头,也不知道当中的原理。

丁小乙眼底则是泛起了一抹戾气,眼神不善的瞄了一眼下面众人,冷笑道:“真以为我是泥捏的吗?想出名?看你们有没有命享!”

他心里此刻已然升起了杀气,原本他并不想把事情闹得不死不休的地步,毕竟自己来这里是找玉娘的。

可如果真把他当做镀金池,惹得他麻烦缠身,他不介意大开杀戒,把这些人部丢进自己的五行阵里当韭菜。

“你要干什么!!我可警告你,别乱来,真要是大开杀戒,你杀了小的,那些各家巨子亲临,咱们可未必打得过。”

颂兴学察觉到了杀气,不禁开口警告道。

“哼哼!”丁小乙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不知不觉的手中已然默默拿出了黄泉

这把杀人不沾因果的神刃,虽然尚未开封,但察觉到他内心焦躁的杀意,不由发出一抹寒光。

“不杀两个,难道让他们一直缠着我么?逼急了,老子把这地方给屠了。”

此话一出,丁小乙自己也忽然一怔,心里不禁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杀性这么重。

“可能是自己想玉娘,想着急了吧。”

他晃晃脑袋,把心底这份狂涌的杀意压制下去。

这时候外面又传来一阵诵经声:“道可道,非常道……”

只听诵经声沉稳如钟,声音从远处传来,宛若黄钟大吕,声声震慑人心。

远远的就见一头毛驴踏着碎步从山间云雾中行来。

毛驴背上,托着一位中年人,手持金丝编制的经卷,坐在毛驴上轻声念诵。

“楚国来人了,是道家的燦悟道人。”

众人见远远行来的中年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呼。

这位燦悟道人,可是道家文坛的代表人物,这些年威名越发越大,隐约的已然有大器将成之象。

“哈哈,燦悟道兄来的可是晚了一步。”半空马车上,传出一声朗笑,正是大儒张翻的声音。

坐在毛驴背上的燦悟道人闻言,只是满脸微笑道:“我恒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众人闻言不由面面相视,听燦悟道人的口吻却似乎并非是来找丁小乙麻烦的??

“麻烦了!”

颂兴学收起手上的书本,走到窗前看着远处骑驴而来的燦悟道人,脸上难得的露出认真的神情:“这个人你动起手来,未必有胜算!”

丁小乙没有说话,目光紧紧凝视在这位燦悟道人的身上,看不透,看不穿,此人周围像是蒙着一层面纱,令人越看越觉得深不可测。

更麻烦的是这个手上那一卷金丝织成的经文,上面灵光浮现,一股无名的道韵承载在经卷中。

就如颂兴学所说,自己真的和此人动手,只怕副武装,也未必能占得了便宜。

马车缓缓落下来,正是不偏不倚的落在客栈的门口,显然这位所谓的大儒,十有也是冲着丁小乙来的。

“其他几位也该到了吧!”马车落下,车中就传出张翻的声音

众人闻言一怔,不禁面面相视,不知道张翻先生口中所说的几位又是何人。

“已经来了!”燦悟道人骑着毛驴走来,目光看了一眼远方的山谷,没多久,就听山谷间传来阵阵笑语。

两个年岁和燦悟道人相仿者,正徒步结伴而行,一边走一边聊,像是交谈甚欢的样子。

两人走的明明很慢,但一步间,身影却是挪移数百丈之外。

左边之人瘦脸长须身后背负着一把长剑。

右边之人却是一张国字脸,手上居然拿着一尊玉牌。

两人走近后,众人立刻就认出来了,无不惊喜的尖叫道:“是墨家翟大先生和杂家的林珏先生。”

认出两人身份,在场众人无不一阵欢欣雀跃。

这两位可是当世公认的大家,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两人还都曾经在稷下学宫讲学,引起不小的轰动。

眼下两人结伴而来,想来也是为了和氏璧的事情。

“要不……咱们先撤!”

颂兴学晃着扇子,上面上正写着一行小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来的这些家伙没一个是省油的灯,真要是打起来,吃亏的还是他们。

丁小乙却是皱起了眉头,逃又能逃哪去,这些人实力远比项江强,等追上来,他们更被动。

就在他皱眉之际,忽然耳边却是听到一阵尖锐的冷笑声:“徒儿莫怕,有为师来也!”